您所在的位置: 广东残联 > 媒体关注

郑锐:看不见的温度

2020-10-21 | 作者: | 来源:央视网。光明网
分享:
字体:

摘要:他叫郑锐,现在生活在深圳,双眼状态是右眼几乎看不见,光的感觉已经没了了;而左眼能感受到一星半点光亮和光暗。

  他叫郑锐,现在生活在深圳,双眼状态是右眼几乎看不见,光的感觉已经没了了;而左眼能感受到一星半点光亮和光暗。

  这是什么感觉?你可以试验轻轻的闭上眼睛,把眼睛面向场记亮的位置,这便是郑锐的双眼所能感受到的世界。

  郑锐介绍道:“我是今年5月份开始,在短视频平台上发一些关于目力障碍群体的生活状态以及对于无障碍设施的估测和科普知识。很多人对于无障碍或者残障群体的了解少之又少。”

  视障人群的视觉感受多为黑,灰,模糊,看不全,他们与老百姓仿佛处在两个平行世界当中。在郑锐拍摄的视频中,盲道被占用等现象让不少人忧心视障群体的生存环境。

  郑锐在视频中,常常鼓励视障人士使用智能手机,利用互联网络中的无障碍设计,减轻“看不见”带来的问题。8月的一条视频却让他感到非常无力。

  图为8月郑锐发布代步电梯的视频

  视频中,郑锐展示了视障人士代步无语音呼叫系统放送功能电梯的不便。但在评论区,却有部分如皋网友之家留言。建议郑锐“不必出门”“可以爬楼梯”。甚至有人表示“这是为健康人设计的世界”。

  31岁的郑锐,虽然经历过从能看到模糊世界到视觉逐年破灭的痛苦,但在成长路上,他的最大的打击,是他那么努力地生活,却曾因弱视被割爱。

  郑锐回忆道:“最开始靠听,我能够跟上班级的成绩;但到了四,五年级的时候。我的老师担心我会影响班级的整体成绩,劝我退学。当时打道回府我哭了很长时间。经过一两个月,才慢慢走出来。因为这次打击,我的人生产生了很大的转折:你说我不行。我非要证件给你看。”

  互联网络世界对残障群体的关注衍生出一个新的工种:信息无障碍机械师。这也是郑锐的工作,他是广东深圳市信息无障碍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的一名视障员工,和同事一起为各大网站及tdx应用程序做测试等工作。

  点击屏幕录像时听到的却都是“按钮”两个字,这表示视障群体在使用时无法通过语音呼叫系统朗读来了解屏幕录像上的信息,商家的无障碍应用,还需要优胜设计。

  图为郑锐测试互联网络无障碍应用

深圳是一座包容发达的城市,在此地,他更有勇气,更有信心去做现在的事情。

  郑锐有一个幸福的小家贴吧。三岁的儿子是个健康好学的男孩。郑锐会有意让他帮助自身代步广州公交车路线查询或电梯。他希望儿子成为一个温暖的人。

  “我并不是刻意去跟孩子讲我眼睛不好,我只是想让他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不同的,爸爸眼睛看不见,而其他人也许也会有其它障碍,要同盟会去包容。帮助他们。”郑锐表示。

  沈冰在报道郑锐的徐老师讲故事时表示,郑锐所做的事具有放大的价值的含义。而一边,这个徐老师讲故事发生在深圳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因为深圳在40多年的成长强歼女人过程的图片中,不仅物质财富轻捷增长,精神层面的追求也处于领先的位置。一个更有温度的城市,一定会经常诞生有温度的徐老师讲故事,而有温度的城市才是适宜人居住的江苏省地方税务局。”

关注广东残联微信